阿希叶520

不要人云亦云,要有辨别是非黑白的能力,懂得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!谢谢!

爱一个角色为他写同人文,但是写成all某某,你们所谓的爱就是把他当做人尽可夫的男妓吗?

求文,没错又是求文还是我!

我记得好像羡羡和汪叽是明星一起住酒店(是个整蛊节目还是什么的忘了,)就是怀桑,金凌,思追,景仪去酒店里搞突然袭击看他们怎么睡觉的,然后先去蓝大房里,然后去汪叽房里,思追拦着死活不让进去,接着去了羡羡房里一掀被子发现汪叽在羡羡床上!好像是汪叽喝醉了羡羡把汪叽带回自己房里的!!大概就是这样的!但是我不记得文名了!也不记得作者大大是谁了!有谁看过或者知道的求求大佬给我指条路!占个tag!

关于魔道粉素质的瞎逼逼

爱《魔道》就别给他招黑好吗?

慕窕:

*就是忍不了想逼逼,看了觉得有理的可以转载相互提醒,欢迎评论,觉得受不了的拉黑屏蔽我就行


*占tag抱歉




先谈谈《魔道祖师》。


《魔道》很好看,这点我承认。它的人物设定和剧情构想都很好,墨香把每个人物形象都刻画得很立体,剧情的矛盾发展与激化也处理得很好,整篇作品可以说是很精彩。我也是看了《魔道》久久不能释怀的一个。(我粉书不粉作者)





不过,这不能代表魔道粉可以到处ky!魔道粉们要清楚,到处在与《魔道》毫无干系的地方刷魔道,并不是对它的宣传,而是在给它招黑。提起《魔道》,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是对其很反感甚至厌恶的态度。我问为什么,明明很好看啊?她们说就是很多不知道是魔道粉还是魔道黑的智障让人很讨厌。在各种平台上掐架不说,还特别喜欢在别人的作品下面疯狂刷魔道刷忘羡,也就是我们说的ky。





这种不理智的行为真的让人很反感。如果是魔道粉,对这样的ky可能没什么感觉,但对于不是魔道粉的人来说,看得那些评论心里对魔道和魔道粉会产生什么样的印象?——一群被书洗脑的傻逼?!看了魔道神经都有点问题?!(墨香在原耽圈风评较差的原因,估计和这些事脱不了干系)





就比如听《是风动》时,弹幕就有一堆人刷魔道刷忘羡的。什么“这是魔道的同人曲吗?”、“b站忘羡过来的”、“追凌一生堆”、“忘羡一曲远,曲终人不散”……就连我这个看了《魔道》并且喜欢书的人看了这种莫名其妙的ky都受不了,更不要说别人没有看过魔道的了!这首歌是银临原创,化用了很多诗词而已,和魔道一点关系也没有,那些刷魔道刷忘羡的是不是脑子有病?你们几岁了?就是你们再怎么喜欢魔道喜欢忘羡,没有清晰的头脑判别不了是非吗?这种情况在各种古风歌曲、视频的弹幕和评论中比比皆是。这不仅是给魔道招黑,还是对别人作品的亵渎。请广大魔道粉清醒点!





魔道粉所处的年龄阶段很广,大到大学毕业找了工作结了婚的,小到小学三四年级的。年龄和心智较成熟的,对这类事应该有自己的把握,不会轻易没理智地染指。那些年龄比较小的朋友,请管束好自己,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点,不要以为自己是慷慨就义就在各平台相关魔道话题莫名其妙地掐架,不要以为人人都爱魔道就在各种和魔道毫不相干的场合疯狂ky,谢谢。(弹幕圈的低龄化问题便是后话了)








一本书有这样庞大并疯狂的粉丝,何其有幸,又何其不幸。




物极必反,这点,我想人人都该清楚。

蓝甜衣短:

【分享】一个稳定的永久微博外联

欢迎转载_(:з」∠)_

最近微博和lofter两边都收到了内容相似的私信,

问怎么在lofter上加外链。

我的统一回答是:请百度。

后来还是觉得写个分享造福大家吧。

谁也不想文章看了一半,到关键的外链部分打不开。

比较常见的是微博长文章,不知道哪款手机可以跳转,反正我无论ios还是安卓都跳不过去,通常会直接放弃。

实际上,除了现用的方式之外,我不太清楚还有没有其他更好用的外链,但是有一个总比没有强,对吧。

所以它就是——微博相册!!

比任何网络相册都好用的微博相册!!

百试不爽,永远不挂,一开始用的这个笨办法,十分坚挺且好用,完全不用翻墙,除了对方网速问题偶尔刷不开(跟长图大小有关,建议每一张长图不要超过4000字)之外,兼容度非常好

为了方便示意做了张长图。

PS:此方式仅限PC端哦。

收到了!!!谢谢太太 @银空✨[开学长弧] !!!

不要人云亦云,要有辨别是非黑白的能力,懂得未知全貌,不予置评!谢谢!

屏蔽了?再转一次!溜粉的不要脸!!!

樱井大毛菌:

 ☆如果真正的忘羡看了cql 会有什么反应呢? 

☆p2的最后意思是十指连心  羡羡与叽的手相扣,并拉到自己心脏的位置

☆忘羡世界第一好  拆了的等着天道好轮回吧!

被屏蔽一万次我也要重发 😃
忘羡女孩绝不服输!!!!

太太的本子收到了!!!好开心啊!!!好棒的本子啊!!!里面的插画也好好看!!书签也棒棒哒!!!(言语匮乏不会夸)总之就是很棒!我今年的欧气好旺啊!!开心ヽ(○^㉨^)ノ♪ @三更尽

溜粉的不要脸!

樱井大毛菌:

☆如果真正的忘羡看了陈情令 会有什么反应呢?

☆p2的最后意思是十指连心  羡羡与叽的手相扣,并拉到自己心脏的位置

☆忘羡世界第一好  谁也不能拆散他们

ps:天使们请随意转载 (不用标明出处都可以)请务必让更多人知道这个事情 拜托了

【忘羡】镜中缘

济独越_:

亦清十六娘:



★新年贺




☆忘羡




☆现pa,高中校园




☆转世梗








抽签抽出了三个关键词,居然真的把它们捏在一起了,我也是……棒……




不过新年贺文总算赶上了,本来以为两千字可以结束战斗,没想着写这么多的……【跪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01








M大附中。




午休时间,高三的学生都是趴在桌子上睡觉的,从讲台上望去,横七竖八地倒了一片。在某一个靠窗的座位,蓝忘机悠悠醒来。




他每日的作息极其规律,一点四十趴下,两点钟准时起,堪比闹钟。他揉揉眼睛,看了眼手表——一点五十八分。




还有时间,要不要再睡会呢?蓝忘机正在犹豫,忽然听见外面一阵“啪嗒”、“啪嗒”的敲击声。坐在窗边的人都很熟悉这个声音,很明显是有人要找里面的什么人,正在敲窗玻璃。




蓝忘机习惯性地伸出手,准备开窗,却发现,外面根本没人。




“恶作剧吧。”蓝忘机心想,他摇摇头,遂即打开了一本书。




结果不多时,那声音又响了起来。蓝忘机再次望出去,依然是只能看到空无一人的走廊,再远就是走廊外的蓝天白云,什么人影都没有。




蓝忘机索性打开窗,探头出去张望一圈,连窗台下面都没有放过,却依然没发现有人。




他疑惑地坐回自己的位置,继续专心看书。没过几分钟,那奇怪的声音又响了起来。蓝忘机十分不解,因为他这次干脆没有关窗户,如果真的有人的话,应该可以开口说话的。他又向窗外看了一眼,眼睛的余光扫过半开着的玻璃窗,似乎看到有微弱的光芒闪过,可是他再回头去看的时候,那道光却不见了。




正当他准备关上窗子,安心学习时,耳边突然想起了一个声音。




“蓝湛?”那声音叫道。




蓝湛是谁。




蓝姓确实少见,上了这么多年学,除了自己家人,还真的没见过其他姓蓝的人。




“含光君?”那声音又叫道。




含光君又是谁?叫错了吧。




那个声音沉默片刻,又试探着问:“蓝忘机?”




这三个字好像直接戳在了蓝忘机的耳膜,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——




竟然是在叫我。




果然是在叫我。




蓝忘机正在愣神时候,一个“谁?”字已经脱口而出。




好在他声音很轻,周围同学又都在睡觉,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他。




那声音继续说道:“蓝……忘机,你这样是看不到我的,你拿一面镜子出来,对着窗户的方向看一看?”




蓝忘机又不动声色地四下张望一番,还是没有看到有人说话,他摸了摸耳朵,发现自己也没有戴耳机,所以不可能是手机里传出声音之类的。




他心想:兴许是做梦吧。




可不知怎么的,他不想让那个声音失望。




于是蓝忘机从文具盒里拿出一把钢尺,放在离眼睛很近的地方,充当镜子。果然,当凹凸不平的“镜面”转到窗口的方向时,他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。




可是如果说那是人影,未免也太袖珍了。




那个小人此刻正坐在窗台上,两条腿垂下来,一晃一晃的。看面容,应该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。竟是跟蓝忘机同龄。更奇怪的是,他穿着M大附中的校服。




小人张开双臂,两手指尖距离也不过有一个瓷砖的宽度,好像准备拥抱他,被钢尺照得变形的脸上全是期待,见蓝忘机许久都没有反应,讪讪地笑了笑,垂下眼睫。




蓝忘机问道:“你……”




刚说了一个字,他忽然想起这是在教室,生怕惊扰了同学们,赶紧噤声。他从桌上码得整整齐齐的一摞书中抽出一本草稿本,打开空白的一页,在上面写道:“你怎么穿着我们学校的校服?”蓝忘机写字很快,但写出的依然是端正的楷书。




说来奇怪,刚才只能从镜子里看到的小人,现在已经可以直接透过眼睛看见了。




小人背上长着一双翅膀,透明的,有一道道金色的光芒流转其上,勾勒出复杂的纹路。他展开翅膀,几下就飞到蓝忘机桌子上,凑近了去看纸上的字。




看完,小人忽然笑了。他一屁股坐在蓝忘机课桌上,笑得四脚朝天,又骨碌碌地打了两个滚。蓝忘机迟疑一番,但还是伸出两根手指,捏住小人颈后的衣服,放在自己手心,以防他滚到地上去。




小人笑完了,捂着肚子道:“蓝二哥哥你可真有意思,你不问我是谁,不问我为什么来,却偏偏问我为什么穿你们学校的衣服!哈哈哈哈哈你可真是笑死我了。”




蓝忘机确实没想着要问这些,因为他只当这是个梦,一个枯燥的考学生活中,穿插着的绮丽的梦。




















02








小人笑完了,故做正经地咳了两声道:“咳咳,我穿你们学校的衣服呢,是因为这样穿应景。你看,如果我来了你们学校,别人都穿着校服,只有我穿的不一样,是不是很奇怪?”




蓝忘机也不知他说的几分真,又有几分假,但居然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,于是只得点了点头。




小人站在他的手心,叉着腰道:“我来之前,那人给我好多衣服让我挑,我看来看去,觉得还是这件最好,你猜是为什么?”




蓝忘机摇摇头,表示“不知道”。




小人憋着笑,道:“因为我觉得这身衣服穿在你身上格外好看。”




蓝忘机扭开头,过了会,腾出一只手,用钢笔在纸上写了两个字:荒唐。




小人又趴在他手上笑了起来,热气喷在他手心,弄得他痒痒的。笑了会,小人又道:“哈哈哈哈哈,蓝湛,不对蓝忘机啊,你还真是不管过多久,都还是这个一本正经的样子。”




蓝忘机不明白他在说什么,于是在纸上写道:“什么意思?”




小人扑棱着翅膀,飞到与他视线平齐的地方,道:“蓝忘机,你相信魔法吗?”




蓝忘机愣了一会,摇了摇头,写道:“不信。”




小人哈哈大笑,道:“你还真是个忠实的唯物主义者,马克思的优秀继承人!就算我都这样站在,不对,飞在你眼前了,你还是不相信?”




蓝忘机想了想,在纸上写下:“我不知道。”




小人看了他写的字,然后道:“好好好,不知道就不知道,不问你了。”




然后他绕着蓝忘机飞了一圈,最后又停留在原地,道:“那,你相信转世吗?”




蓝忘机这次停顿的时间更长了些,最后还是写道:“我不知道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03








上了两节课,蓝忘机趁着下课时间,穿过一张又一张堆满书本的课桌,艰难地走到了教室外面。




他自然是去上洗手间的。




结果在洗手时,从镜子里看见,那小人正飞在自己身后,捂着嘴不停地笑。




蓝忘机笑声道:“你怎么跟来了?”




小人道:“哈哈哈有什么不行的,大家都是男人。”




蓝忘机继续洗手,不再理他。




小人又道:“还是说你不相信我是男人?也对,我都变成这个模样了,你看不出我是男是女也正常。”说着,他竟然去解起了自己的裤腰带。




蓝忘机关了水管,回头惊恐地看着他,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


小人瞪着两只大眼睛,无辜地看着他,还眨了两下眼,才道:“我做什么?自证清白啊!放心,除了你,别人都看不见的。”




蓝忘机半晌说不出话,最后才轻声道:“不知廉耻。”然后他便回教室去了。




小人紧跟着他,飞快地扇着翅膀,道:“对对对,你说的对。我最不知廉耻了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04








整整一个下午,小人都寸步不离地跟着蓝忘机,晚上睡觉时也不例外。




小人硬是钻进了蓝忘机的被窝,也跟他一起枕在枕头上,含情脉脉地看着他。




蓝忘机被他盯得头皮发麻,赶紧转了个身,用后脑勺对着他。




小人穷追不舍,绕了个圈,又飞到他眼前,重新躺了下来,说道:“不要这么无情嘛,只是躺在一起睡觉,什么都不干的!”




蓝忘机:“……”




小人想了想又道:“哦,是不是我翅膀太亮,晃到你眼睛了?”说着,便把翅膀收了起来。蓝忘机眼前果然暗了下来。他闭上眼睛,没有再说话,应该是睡着了。




小人腹诽道:“哈哈哈哈哈蓝家的作息规律还真是令人发指啊!”




蓝忘机睫毛很长,随着呼吸微微动着。小人伸出一根手指,用指尖极轻极轻地拨弄了一下,然后又捂着嘴笑了几声。




小人的目光向下游离,最终停留在了蓝忘机的薄唇之上。




小人凑近了一些。




须臾,又凑近了一些。




就快要触碰到的时候,小人却停在了毫厘之外。




他缩回脑袋,向后躺了躺,离蓝忘机更远了些。




“不行。”小人淡淡说道:“上一世的你,可是从头到脚都属于我的,所以这一世的你,最好也原原本本落到这一世的我手里。”




蓝忘机像是在回应他一样,在梦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,听起来就像是一声叹息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05








蓝忘机睡觉时间准时,起床时间更准时,闹钟一响,他便像是训练有素的机器人一样,程序化地开始穿衣、洗漱、整理仪容。




那小人却是百般挣扎,在蓝忘机温暖的被窝里翻滚许久,才揉着眼睛从里面爬出来。




蓝忘机已经穿好了鞋,手里拿着册小本子,出宿舍门去了。小人赶紧从后面扑扇着翅膀追上,蓝忘机感到肩膀一沉,小人居然就这么坐到了他肩头。




蓝忘机也不说话,就这么带着他,走到了操场上。




操场上光线很暗,月亮都还挂在天上,却已经有一些人稀稀拉拉地排好队,趁着跑操没有开始前,站着晨读一会。




蓝忘机也拿出自己那本小书册,凑近了默读起来。




小人拽住他耳边的一缕头发,用力扯了一下,然后飞到书页上空,悬停着道:“别这样看了,小心眼睛啊。”




他翅膀闪着微光,照亮了一小片文字,就像一只萤火虫,不亮,却足够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06








蓝忘机听课很认真。




小人也不打扰他,坐在文具盒上,跷起二郎腿盯着他看。蓝忘机要拿笔写字,他就飞到书上;蓝忘机要拿书,他就飞到茶杯盖上;蓝忘机要喝水,他就坐在窗台,等他什么时候视线有意无意扫过这边时,托着腮看向他。




上午的课最是漫长,但对小人来说好像只是一瞬间,转眼就到了蓝忘机的午休时间。




他把桌上的书整整齐齐码好,把笔全部放回笔袋,然后才把头枕在自己臂弯,很快便沉沉睡去。




小人飞得近了些,用两只手撑起下巴,趴在蓝忘机手肘上,默默地看着他的脸,好像怎么也看不够了。




一点四十。




一点五十。




一点五十七分。




小人站起身,伸了个懒腰,道:“好啦,蓝湛,我要走啦。




“我只能在这边待一天,时间到了,我要回去了。




“你会再遇见我的!只要有缘,你一定还会再遇见我的!”




蓝忘机紧闭着眼睛,没有回应。




小人伏在他耳畔,用他最轻的声音说道:“你记好,我叫魏无羡。忘羡的羡。”




一点五十八分。




小人说完,直起身子,扇了几下翅膀,便消失不见了。




两点钟。




蓝忘机准时醒来。




那小人已经不在身边。蓝忘机看了看窗台、杯盖、桌上、抽屉里,都没有。




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拍拍前排女生的肩膀,问道:“你有镜子吗?”




那女生有些疑惑地看着他,蓝忘机也觉得一个男生借镜子有些奇怪,不由红了耳朵。




蓝忘机接过镜子,道了声“谢谢”。




他手里拿着镜子,把自己身边的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,还是没有发现小人的身影。




不祥的预感如同藤蔓,渐渐缠了上来。像是冬日里,浇在皮肤上的热水,一开始不觉得难受,可是过一会,就会感到疼痛,再看向那块皮肤,才发现已经受伤了。




蓝忘机从一个个睡得东倒西歪的同学中挤过,又小心翼翼地不碰到他们。他来到洗手间,从那里一大块镜子看过去,又跑到楼梯间,在转角的镜子里寻觅。




宿舍门口的仪容镜,体育馆舞蹈室的练习镜,实验室的单面镜,图书馆的玻璃幕墙……




每一块,每一块镜子蓝忘机都找过。




每一块,每一块镜子里都没有他。




那个小人好像真的消失了。




一下午的课,蓝忘机有史以来第一次没有听进去。




到了饭点,蓝忘机习惯性地跟同学们往食堂走去,大部分人急吼吼地跑着,蓝忘机却总是保持一贯的步速,不疾不徐在后面走。




食堂可以说是M大附中里最热闹的地方了,每次一到吃饭的时候,这里都可谓是人山人海,堪比春运期间的火车站。一所中学里人很多,蓝忘机在这里读了三年高中,不要说全校的人了,自己年级里能算得上脸熟的都不会超出一成。这很正常,除了蓝忘机本人醉心学术外,还因为学校里人实在是太多了。




来来往往的人潮中,绝大多数都是陌生人。




蓝忘机的肩膀突然被别人碰了一下。




像是什么东西粘在了身上,他立在原地,一步也走不动了。




与他擦肩而过的是一名少年,十七八岁的样子,应该和他同级。




他从蓝忘机身边经过的那短短一瞬,像是被无限拉长一样,刻在了蓝忘机记忆中。




他的脸,他的声音,他与周围几个同学说话时,那轻浮却洒脱的语调,忽然与那个只在他生命中出现了一天的小人重合。




像是一个怪梦,突然在现实中得到印证。




不可思议,却又妙不可言。




蓝忘机转身,追上了那个少年。




他还没问,他想知道。




他想问那少年是谁,想问他从哪里来。




他想知道那少年为何笑得那般狂放,想知道为何他的眼睛写满了风霜,而眼神却是温暖的。




他终于追上了,拉住了那个少年。




那少年回头,一看到他,便露出了明丽的笑容。他说:“哎呦,这不是冰清玉洁的三好学生,蓝忘机同学吗?”












【end】
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

2017感谢各位,感谢的话就让我继续用作品慢慢说吧。




诸君,明年见。